贫僧洗发用飘柔

你是更英雄
喜欢女神 向着女神 唯二
微博@尿太响我听不见

山有木兮木有枝03

山有木兮木有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章点我

第三章 

文by六八

我拉着千玺跑得很快,千玺被拉得踉跄,一路上一直在说,王源,你有病。

我跑得累了,慢慢停下来,回头看千玺,又变成了中分,我嗤笑他,他一把把我拉进一个拐口,走到一个死胡同的尽头,他按住我,说,王源,你真的有病。

然后他走了,叫我等他,他去买酒,转身留下一个萧索的背影。

我又一个人留在熟悉的黑暗中,突然有些害怕,我蹲下来,缩到墙角去。

这个感觉好熟悉,像日日夜夜我的黯然伤神,突然好想叫千玺回来,那样我就会去伪装,伤口不会就这样暴露在空气里,生疼。

夜里很静,我可以听得到树叶落地的沙沙声,清晰响脆,脑袋里闪过凌乱的画面,又来了。

回忆是一座桥,是通往寂寞的牢,而我却偏要死守这回忆,折腾自己,谁又知道,我是不是真的有病,相思病。

或许是因为,我们已经五年没见,有的只是回忆了,而我的回忆却太过凄惨

我想起那天公司要王俊凯唱孤独患者,他想唱这首歌很久了,我一顿大哥拜托拜托,他摸着我额前的头发,说王源,你喜欢,就去唱吧,唱完我带你出去玩。

我并不是真的想唱,只是想和王俊凯撒个娇,他却真的让给我,我想唱就唱吧,却没想这是一首这么动人的歌,完全把我带进悲伤的气氛里去,唱完之后我小跑着去厕所,关上门,倚着冰冷的墙滑到地上,泪如决堤,我不停地锤打胸口,心痛的感觉却丝毫未减。

得要多么痛才能写出这首歌,我突然开始有些心疼那个歌手。

王俊凯看完我的live,笑着摸我的头,哟,王源,装得挺像啊。

我记得当时我笑得惨白。

我看今天晚上的意境倒是有几分相像,好想哭,我是真的有病。

千玺回来的时候,手里拎了一个大塑料袋,里面装满了酒,啤酒,罐装的,真抠。

千玺看我蜷在角落,嫌弃了几句,但是光线太暗,我们看不见彼此的表情。反正最后他也蜷在了我的旁边。

千玺拉开袋子,将酒噼里啪啦都倒了出来,拉开一瓶就开始喝。

呲的一声,拉环被他拉开,或许一路太颠簸,拉开之后盘出的泡沫溅了我一身白衬衫,刺骨的冰凉从小腹上逐渐蔓延开来。

千玺喝的很快,不喘气地喝完了一瓶,又要开第二瓶。

我也拿起一瓶,握在手里,许久没动,千玺软孺的声音传过来“怎么不喝,王源,你只有喝醉了才肯讲真话”

是啊,喝醉了,才敢面对自己,上次在千玺面前我到底说了什么,才会让他这么可怜我。

我其实不需要他的可怜,又或许,需要。

我长叹一口气,把酒递给他“帮我拉一下,我拉不开。”

千玺拉开来,递给我,“王源,你不至于吧,家里那么多酒怎么打开的。”

“我拿刀。”其实我是真的拉不动,两只手没有一点力气,刀拿在手里,好多次想戳向自己。

“王源,唱歌吧。”

“啊”

“我说唱歌吧。”

千玺的声音总是很低沉,在夜里显得有些空灵。

“唱什么,我可是收费的。“

”小背篓。“

”那你也唱tell me why好不好,同为00后大叔,何必互相为难呢”

 哦,对了,十五年过去了,小鲜肉这个名词再也不属于我了,但我其实在样貌上没有太多变化。 只是,深深诠释了容颜未老,心有疤这句话。

“你唱歌,大概就会开心了吧。”

我低头笑了“唱就唱啊,反正也没什么伤心的事。”

千玺啊,你还是不了解我啊,唱歌,其实是一件很悲伤的事啊,唱就唱吧,不能让你也看不起我,是吧。

唱。

TBC


下章点我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2 )

© 贫僧洗发用飘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