贫僧洗发用飘柔

你是更英雄
喜欢女神 向着女神 唯二
微博@尿太响我听不见

山有木兮木有枝06

山有木兮木有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章点我

第六章

文by六八

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会爱上王俊凯,我想,大概是那天阳光正好,暖黄色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,连细小的绒毛都焕发出金黄色。

就像现在,王俊凯侧对着太阳,地上有长长的斜影,于是我不自持地靠上去。

时间倒推到我们初识没多久的时候,我很羡慕他把一切都做得很好,后来就变成了自豪。再后来,对于他的优秀,我更多的是害怕。

害怕他有这么多人喜欢,害怕他只对我一个人好,害怕他对我这么好却对我的感情一无所知,更害怕他戳穿我的喜欢。

害怕到了一种病态,自我拉扯。

那个女孩头发被风吹得飘动,伸着一只手理着,脸上带着很甜美的微笑,高跟鞋的声音隐没在软绿的草地里,穿着这一袭白纱,气质尽显。

我斜眼瞥见她歪着头笑,朝我们走过来。

我感觉到王俊凯的身体僵了僵,心里突然一凉,潜意识里给自己泼了一盆凉水,别傻了,然后向他靠近的身体停住,刚好拿捏在安全范围之内。

双脚向下使力,稳住自己好站起来,嘶,脚还是有点痛啊。

我理着头发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希望王俊凯没觉得什么异样,既然我们的命运直线已经过了那个交点,那么我的喜欢,就藏在心里吧。

可是心里闪过的一丝期盼,简直是讽刺。

 我咧出一个微笑,露出牙齿。

在圈里混了这么多年,不至于连伪装都不会,而王俊凯显然不是了,脸上的神情扭曲变换着,不知道该给我一个怎样的表情。

我心底里笑笑他还是和多年前一样啊,不会说话,暮然低头看见我们地上的影子重叠在一起,交叠出更黑的阴影,心头一暗,我已经变得太多了吧。

而我们,就想这地上的阴影,只要在一起,就会跌入更黑暗的深渊,对吧。

看着王俊凯纠结的表情,我有些好笑。连我都可以掩饰的很好,他这是干什么。下一秒却自打嘴巴,因为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王.....王源....儿”后面的那个儿字是硬加上去的,他的表情凝滞,嘴唇微微颤着,想要再说些什么。

那个女孩已经缓缓走到我们面前了,感觉跨越了几个世纪那样艰难的时间里,原来不过一瞬间。

我细细打量这个女孩,真的是女孩啊,看上去才二十二三的样子啊,让我算算,王俊凯今年快三十了。

这个女孩的脸好熟悉,好像在哪里见到过,在哪里呢,又狠狠否定自己,根本不可能见过,就算见过又怎么样呢,难道回忆自己哪里不如她吗。

别傻了,王源,就算不是她,也不会是你。他不喜欢你,你喜欢他却不忍心打乱他的世界,因为你输给的,是她的性别优势。

女孩纤细的手腕穿进王俊凯手臂与腰的空隙间,我的嘴角抽了抽。

很甜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,耳朵好痛,她说“王源吗,今天我和王俊凯结婚,早就听闻你和他关系好,现在这么红还赶来,真的谢谢了,我们晚上不办婚宴,在这里走完场就结束了,一起出去玩吧。”

熟络的语气间带着距离,这女孩很会说话做人啊,刚好和王俊凯互补,不过一下子说这么多,还是显得不自然,倒像是,排练好的,料定我回来。

大概听过一些人谈论我和王俊凯吧,把我当情敌了,小姑娘的心思啊。

但我的确是情敌啊,一个构不成任何威胁的情敌。

我在他们旁边看完了王俊凯和她走完场,怎么说呢,小姑娘不喜欢俗套的婚礼,拉着他非要搞个浪漫,录下来纪念纪念。

她是少女心结烦人,我是忧郁症患者,喜欢他的都是些什么人啊。我心里面吐槽逗自己,但是看到他们从两头一点点移动,走到一起,下跪,捧花,亲吻,我笑不出来。

心头涌上难以言语的难受,悲伤就像一大片热带森林那样辽阔,眼前的场景就像江南水墨画的宣纸,被这太美好的阳光晕染开来,有些模糊地漾开。

我啊,像是在做一个梦,一个噩梦,一个永远都醒不来的噩梦。

他们拍完来喊我,王俊凯脸上带着些不好意思,以前大场面都没见他这样,这么老了还害羞,越活越回去了。

工作人员帮女孩拉开裙子的拉链,褪开婚纱还有衣服,短袖热裤,少女气息十足,我倒吸口凉气,原来男人都好这口。

很显然,才子佳人,俊男靓女很夺人眼球,我站在旁边,口罩捂住大半张脸,足足演绎了电灯泡。

路上的人不乏有色眯眯看着女孩的,王俊凯皱了皱眉,拿出手里的袋子,说:”去换。"

女孩瘪了瘪嘴,乖乖走去找更衣室,显然对王俊凯的男友力很受用。

我依稀记得小时候,王俊凯喜欢揉我的头发,喜欢让我拉紧他的书包带,喜欢答应我的一切要求,我活在他的宠溺和自己的幻想中,认为我对他,至少是不一样的,即使不在一起,也要占据他心里最多的那个位置。

原来,只是占有欲在作祟,原来,并不是我的专属。

世界又安静下来,只剩下我们两个人。为了烘托拍照的氛围,这里的灯光胡乱的闪着,简直没品位,可是,足以让我和他陷入尴尬。

许久都没有说话,我不喜欢这种伤口在空气中暴露无遗的感觉,开口打破沉默“王俊凯,她叫什么名字啊。”

这个头显然开得不好,但王俊凯也没有在意,为沉默气氛被打破松了口气。

“王源。”

“干嘛突然叫我,很奇怪啊”

“不,我说她叫王源。“

低沉的嗓音听的我耳朵痒痒的。

王源,我叫王源,她也叫王源,为什么。

我身体僵住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,说没有多想是假的。

TBC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源源生日快乐

下章点我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8 )

© 贫僧洗发用飘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