贫僧洗发用飘柔

你是更英雄
喜欢女神 向着女神 唯二
微博@尿太响我听不见

分手以后 (短篇)


  台下万人欢呼,光影绚烂投射在舞台的每处。

  这是最燥热的夏天。这个夏天,组合的人气被捧到最旺,真实的名利和欢呼像是附着在冰箱表层的水汽一样,被不真实地拥有着。

  王俊凯想到,就是从那个夏天开始,他熬过了全网黑的时代,开始完完全全地发展自己。然而他和王源的城堡也是在那个时候被不知道什么蚕食,开始有了最初的裂缝。是什么导致他们的陌路,王俊凯在那以后思索了很多年,这段经历处于真实与梦幻之间,处于历历在目与模糊不清之间。他记得灌木丛中老叶上的青翠,他记得新绿的嫩,他记得热气在车窗外形成海浪,他记得自己在空调车里的兴奋与渴望。然而他不记得自己的念头,他只是隐约记得自己选择了一条既定的方向,然后不懈地,忘我地前行。他的前行似乎没有念头,他的前行由他人推动,伪装成自我。多年以后,他才明白自我。

  但那又怎样,自我本来就不属于大多数人。王俊凯仿佛明白自己与王源的疏远是距离带来冷漠,是观念的渐行渐远,是过往美好与现实的淬火。但他总是很恨,恨求不得,恨王源的释然,恨自己的不勇。恨到沉湎过去,恨到无可奈何。

  他们的关系并非是反目成仇。他们只是没有交集,只是不再亲密。他们似乎后退了很多步,但不知道退到了何处,这就像那个夏天一样模糊。感情和回忆都一样,没有分寸可言。

  这模糊常使王俊凯在深夜里微醺入睡。

  微醺的感觉让他回到他们初有情感的那个夏天。那是同样燥热的夏天,但却是完全不同的。那个夏天他们无事可做,在热气的海浪里翻滚嬉戏,闲到看着钱罐等着下一块钱的来临。王源那时很崇拜王俊凯,把一个小孩奉若神明。

  被崇拜惯了的人总是不习惯崇拜者的首先离开。

  那个暑假里,早起乘车来到训练中心,就可以拥有许多个小时的对方。情愫在那个时候埋下,甚至可以说是随着日子慢慢渗进生活。全家族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关系最好的伙伴,他们慢慢牵在一起的手也是顺理成章。就连他们慢慢吻在一起时,也是顺理成章,从没有明确地说恋爱。不浪漫到跑场子做活动,节目里合唱就是他们的约会,就是有什么想法念头也只是含蓄包裹在心里。

  在恨恨之中,王俊凯其实也时常在跑场子时遇到王源。他的大男子主义和久经崇拜的优越感使他开口不出。在那个目睹一切的助理的建议下,王俊凯去看了林俊杰的演唱会,如愿以偿的和王源相见。结束后,助理邀请他们还有许多朋友一起去唱k。小马是很资深的助理了,合情合理的邀请没有人拒绝。

  ktv的灯光调到最暗,卸下伪装的各个艺人不愿再跳跳吼吼或是炫技,大多选择了悲伤的情歌,在这种氛围下,人很自然的陷入了自己的魇,这群人各怀心事,谁也没看上去那么轻松。王俊凯在朦胧的灯和酒中又开始恨恨地。

  相反王源是很感性的人,他怀念过去的朦胧。他明白朦胧的美,他不想把玻璃上的雾划开,他只想隔着雾看风景。他明白疏远意味着失去,如果疏远是那层雾,他愿意隔着雾领略失去的美感。失去是人生不可或缺的风景。在一开始他做出选择时,得到与失去就已经安排好。

  王俊凯已经喝得很醉,也没有人拦他。他躺倒在沙发的靠背,下巴搁在胸膛上,整个人懒洋洋地四溢出醉汉的气息,眼神迷离,直勾勾的看着王源。他的醉让王源觉得很轻松,他也不再有顾虑地斜卧在沙发上,直直地看着王俊凯,惬意的隔雾观花。

  王源穿地很随意,很多年前的一件白t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,王俊凯坐的比他高,一眼就看见宽松领口内馋人的风光。他还联想到了衣服内白皙的皮肤,他以前常说他白的有些病态。还联想到了他纤细的腰,王源的腰恨细,人也很瘦,自从他减去了婴儿肥,就再未胖过,但他却吃的很肆意。但这也只是熟悉的过往了,现在的他如何呢,是否一如从前?王俊凯的思绪飞得很远,但他脑里最大的念头是这纤细的腰肢曾在他的手中快乐地摆动。王俊凯不可抑制地在这嘈杂的公共场合兴奋了起来,他腾起欲望,渴望,不舍,也不忘恨恨地。他借着酒醉将王源逼到沙发角落亲吻。他不可抑制的深入,因为他感觉到王源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。

  王源舔掉了他窗上的一小块雾汽,蹲着身子眯着眼睛透过窗往外看。而这一个小口,王俊凯在岛上被海浪舔了个满怀。

  王俊凯脸红透了,撑起身,转过了头。

  出来KTV,他们却没有理由再往同一个方向走。王俊凯求了一个面颊的亲吻,这一幕他倒是记得很清楚,不会再忘了。王源的嘴唇带着无所谓的笑,离他的面颊越近,就离燥热的夏天越远。指的是任何一个燥热的夏天。

  毕竟,无论怎样,人都不会与时间逆行,只会随着时间的方向不断走,不断走。

  那以后,王俊凯仍是恨恨地,偶尔才从高位上下来,低低地呆一会,王源也就偶尔蹲下来,从那个被舔开的窗角看窗外。

  有时在爱情里,因为某种原因,我们怀才不遇。但爱还在。

END




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9 )

© 贫僧洗发用飘柔 | Powered by LOFTER